「好莱坞怪咖」奥斯卡称帝 瓦昆其实有着悲惨童年...

第三方分享代码
Sunbet 7个月前 (02-12) 八卦 55 0

第92届奥斯卡金像奖颁奖典礼于台湾时间10日上午9点在加州洛杉矶好莱坞杜比剧院登场,《小丑》瓦昆菲尼克斯(Joaquin Phoenix)无意外夺下影帝,然而他在台上并无喜悦之情,板著扑克脸谦称自己并未比其他入围者高一等,拿奖只是让他得以替多年来关注的环保、动物、人性议题发声,也没忘记感谢引他入行的哥哥瑞凡菲尼克斯(River Phoenix)。

在他充满感情和政治色彩的演讲中,他热切地谈到对环境、动物的保育,认为虽然人都有不同立场,但还是有共同点,「我们谈论性别不平等、种族主义、同志权利还是原住民权利,我们都是在与不平等战斗。」不平等现象延伸到自然界,长期茹素的他举虐待奶牛为例,认为当代人类根本就与自然世界脱节。「我们担心改变想法,必须做一些牺牲,但当我们以爱和同情心作为指导原则,我们可以创建、发展和实施对所有人都有好处的变革系统。」

最后谈到他仍然相信人性的美好,「我一生都很流氓,我很自私、很残酷、很难合作,但我很感激在座很多人给了我第2次机会。我们尽力互相支持、教育、指导,不因为过去错误而全盘否定一个人,这是人性最美的展现。」最后他以瑞凡写的歌词作结,「我的哥哥17岁时写了这句词『以爱救赎,和平随赴(Run to the rescue with love and peace will follow.)』。」

瓦昆菲尼克斯饰演「小丑」亚瑟。

若琳主持节目「很逼人」致敬60年代《爱情青红灯》

王若琳去年底推出翻唱专辑《爱的呼唤》,近来挑战翻玩复古风,致敬在民国60年创立的笔友杂志《爱情青红灯》,改编成《爱情霓虹灯》,把过去的杂志立体化为网路节目,征笔友改为线上交友,也线上征求网友的各式问题,她化身主持人来解答。 不过王若琳透露当初得知公司想法时,打趣表示自己不知道公司在想什么,「因为很显然地我很无法胜任两性专家的工作,但欢迎大家投稿,我们会安排很多好笑的嘉宾来回答各位爱情与妇女、泌尿科疑难杂症,这年头宣传专辑真的很逼人。」 她日前公开该节目,获得网友热烈回响,10天内就收到超过300则网友投稿,而《爱情霓虹灯》推出第一集,她邀请好友梁心颐(Lara)、屁孩一

瓦昆被公认为「好莱坞怪胎」,其实他有着惨澹童年,童年生活可说是活在黑暗之中。父母在瑞凡出生没多久就加入美国邪教「The Children of God」,虽然日后瓦昆对童年时光绝口不提,但瑞凡却曾在访谈中透露4岁时被逼迫和小女孩发生性关系给大人看。全家生活潦倒,5个孩子被迫街头卖艺顺便传教。好在数年后父母终于觉醒,当年上街卖艺孩子们也陆续被经纪公司相中,开演艺之路。

瓦昆去年在多伦多影展获演员成就奖时,终于罕见开口提及瑞凡:「我一辈子欠他,是他带我进入表演,表演给了我如此难以置信的生活。」瓦昆记得15、16岁时,某天瑞凡拿到《蛮牛》的录影带副本,瑞凡要瓦昆坐下来一起看,「他不是问我,是命令我。第2天早上他叫醒我,要我再看一次。他说『你就要是个演员了,这就是你要熟悉的』。」然而当红的瑞凡却在1993年在强尼戴普(Johhny Depp)的派对上吸毒过量,当时年仅19岁的瓦昆赶紧打求救电话,却仍然只能眼睁睁看着瑞凡去世,成为瓦昆一辈子难以愈合也不想面对的伤痛。谈到《小丑》刻画复杂扭曲的亲情,瓦昆想起往事:「当我看着这部电影,我想到了我的家人。现在我的两个姊妹仍然是我最好的朋友。」

被封为「好莱坞怪胎」的瓦昆,最早是因他2008年毫无预警宣布退休,要转当嘻哈歌手,他每天吸毒呼麻、嫖妓、性情暴戾,上节目更是蓬头垢面、行为脱序,让外界相当担心他的精神状况,没想到这些疯癫行径都是在演戏,为了要拍摄伪纪录片《我仍在这里 Im Still Here》。他对奖项不屑一顾,但为演戏可以豁出自我,像是在《小丑》、《抹大拉的玛丽亚 》都激瘦演出,《大师》不只减重还请牙医用橡皮筋把上下排牙齿拉在一起营造唇齿歪斜面相。他不惜冷面得罪媒体,在宣传《小丑》时就因《The Telegraph》记者问「是否会担心电影可能激发社会类似的边缘人带来悲剧性结果?」立马起身走人,留下在场一片尴尬,但对地球却有着温暖关怀,力行环保,近几个月都只穿同一套Stella McCartney西装。

他拿着小金人走下台时,出神地问颁奖人珍芳达(Jane Fonda)「这是谁的奖」?珍芳达给了他一个拥抱与亲吻说:「这是你的。」牵着这位眼中含泪,平时老顽固此时又像小孩的瓦昆走向后台

Sunbet声明:该文看法仅代表作者自己,与本平台无关。转载请注明:「好莱坞怪咖」奥斯卡称帝 瓦昆其实有着悲惨童年...

网友评论

  • (*)

最新评论